李可染 七牛图
LI KERAN BUFFALOS

《九牛图》、《七牛图》等都父亲是八十年代中期后开始表现的题材。这时,父亲步入八十高龄,年龄给父亲带来了时间与生命的紧迫感。他常说“我是时间的穷人。”也常写白石老人句“痴思长绳系日”,画中题“一年容易秋风起”,这些是他对光阴岁月的敏感。这时,父亲也自然地对自己笔墨生涯与人生进行回顾、思考,并关注中国画、中国文化在当代世界文化发展中的地位与关系。 诸多的《群牛图》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创作的。父亲在这个时期所作的群牛,减弱了对具体自然意境的描写,而增强了作品的精神性与文化性的表现,更富于神韵。“牛也力大无穷,俯首孺子而不逞强,终生劳瘁,事农而安……纯良温顺时亦强犟,稳步向前,足不踏空……”这是父亲在《群牛图》中常用的题跋。看来是对牛的精神的崇颂,实际上也是对他自己艺术人生的真切写照。这时所画的牛群弱化了牛的真实性而强化了笔墨结构的书写性、单纯性及形式上的抽象。同时增强画面题跋,每个字的形式结构美及整体行气的连贯性,珠联璧合。用笔也更沉实、苍厚与丰润。在这些牛图中也开始出现小牛,这是父亲在期望着生命的孕育与艺术生命的延续。这时的《群牛图》像是把精神品格和中国画笔墨韵味更有机结合在一起的水墨碑刻。 ——李小可

※634

李可染(1907-1989) 七牛图

纸本镜心 1987年作

款识:一九八七年,岁次丁卯年元宵佳节,可染于师牛堂。
钤印:白发学童、李、可染、孺子牛
LI KERAN BUFFALOS
Mounted and framed, paper 1987
68.5×137 cm 27×53 7/8 in 约8.4平尺
RMB: 2,000,000-3,500,000

<友情连结> 手机版 金百利菲律宾真人 金百利国际娱乐 线上ag真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