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宇归来—中国现代主义大师张光宇专场”中推出的齐白石晚年《凤仙蜻蜓》、《黄金果》张光宇先生家属友情提供

老树著花蔗境弥甘

          —齐白石的晚年艺术

晚年的齐白石带着他的盛名步入了新中国,在艺术上已经炉火纯青的老人面对全新的社会环境,用他生命最后的时光,为世人挥写出了一个奇特的艺术世界。可谓老树著花,蔗境弥甘。

齐白石的作品既有泥土芬芳,也饱含人生哲理。他将普通人的生活融入艺术,又将艺术最为感人的点滴,通过他所写所绘的最自然的题材内容,穿石般地直入人心,揭示着人性最本质的道理。他的一花一草、细虾游鱼,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画得都是生命与生机,这是艺术的本质,更是人类的始终追求。理解齐白石的艺术常常无需解释,没有学术藩篱,没有国家民族的隔膜。

最为难得的是,齐白石人生百年,世事变迁,可谓沧海桑田。然而他始终真情未变,始终如一。“真有天然之趣”正是齐白石的写照,齐白石的艺术即一个“真”字。是次秋拍澄道夜场精心遴选《多寿》、《荷塘野趣》、《水边池底是家乡》三件晚年杰构,涵括寿桃、荷花、青蛙、虾等经典题材,以飨藏家。

《多寿》以没骨大写意法直接用洋红泼写硕大桃实,渗以少许柠檬黄,再以淡墨写出叶子,后用浓墨钩勒叶筋,树干用淡墨简单写出,凸显桃实的浓重艳丽。《荷塘野趣》经过衰年变法,笔法厚重饱满、浓墨艳色、强烈醒目。《水边池底是家乡》 人画俱老,笔墨愈发舒卷自如,返璞归真,简练又生趣奕奕。技艺之精湛令人叹为观止。

同步于“光宇归来—中国现代主义大师张光宇专场”中予以推出的白石老人晚年《黄金果》、《凤仙蜻蜓》两幅作品,著名美术家张光宇先生家属友情提供,尤为难得。

张光宇是中国装饰性绘画的开拓者,亦是中国动漫事业的先驱。家喻户晓的《大闹天宫》是中国的第一部彩色动画长片,张光宇担任此动画片的美术设计工作。该片代表了中国动画片的最高水准,也曾在国际上斩获多个奖项。

张仃先生曾在接受记者访谈时说,现当代美术史有个很大的漏洞,就是只重视正统画家,像齐白石、黄宾虹、张大千、徐悲鸿等,可是对装饰画家、杂志画家不够重视,尽管他们对美术进展和民众起过重大的影响。张仃认为张光宇是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可以和齐白石、黄宾虹并列的大师级人物。黄苗子先生作为与张光宇长期交往的老艺术家,生前也念念不忘其对艺术的推广。他曾在病房中对李大钧说,“要是有一个文艺界的诺贝尔奖,用张光宇命名,就会好很多”。


齐白石多寿
QI BAISHIPEACHES

传说瑶台风露稀,神仙事业老犹疑。

果然臣朔能三窃,何用长安索米为。

      ——齐白石《桃实》

寿桃是白石老人晚年经常描绘的题材之一,采用了我国民间流行的“图必有意,意必吉祥”的方式,寄予了对生活的美好祝愿。此类做法在文人绘画中由来已久,与清代中期以后城市经济的发展与文人画家的职业化密不可分。而类似题材到了齐白石的笔下,则变得更多,更熟练,描绘的也更为出神入化。

此件《多寿》款中所属的“九十六岁”应为白石寓寿之数,并非实际年龄。相较各大馆藏中位数不多的属“九十六”款作品,不难发现白石老人在这一时期作画懒求形似,用笔率意天成,且颇具抽象意味。图中以没骨大写意绘成的寿桃型体硕大,造型古朴厚重。设色先施明丽的洋红与柠黄渲染,再以花青点叶,墨色勾筋,通过颜色的深浅来表现物态的阴阳向背。而在技法上又汲取了赵之谦、吴昌硕以金石书法入画的方式,并融汇自己的笔墨操作,一扫百年来文人羸弱伤感之风。世人平日皆喜用“老辣”形容吴昌硕,以“爽健”喻比齐白石,然观此幅白石《多寿》 中磊磊桃实与随心笔笔,若是在此称其“老辣”,只怕就算缶翁在世也未敢多言。

※649

齐白石(1864-1957)多寿

纸本立轴

款识:逸庵老人正画,九十六岁白石。
钤印:白石、寄萍堂
鉴藏印:中国国际书店原作证明之印
备注:中国国际书店旧藏。
QI BAISHIPEACHES
Hanging scroll, paper
103×35 cm40 1/2×13 3/4 in约3.2平尺
RMB: 2,500,000-3,500,000

<友情连结> 手机版 金百利菲律宾真人 金百利国际娱乐 线上ag真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