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鲁华岳之雄
SHI LULANDSCAPE

20世纪50年代是长安画派迅速崛起的时期。这其中居功至伟的自然是1954年成为西安美协副主席的石鲁。作为长安画派的领军人物,他以手中的画笔,为时代和人民留下宝贵的艺术财富。

黄土高原和陕北风情既寄寓了石鲁对那段革命历史的深情回忆,也表现了他对美和美的价值的全新理解。这种独特的创作手法使他成为了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上最具反传统色彩的一代大师。

华山可谓是长安画派最爱描绘的题材之一,亦是石鲁自寓去其人格的象征。在一系列有关华山的画作中,他总是大笔劈砍,把山画成巨人,显示出不屈不挠,雄健自强的精神诉求,在那段最为艰辛的岁月里,这种面貌显得尤为格外感人。石鲁曾言,中国画的核心诉求不是主题,而是意境。在这幅画作中,我们看不到对细节的详细描画,朦胧间,眼前奔涌的只是华山巍然雄奇飘渺的意境。这种对具体物象的弱化,对基本特征的夸张与抽象,正是是画家主体意识与审美感的强化。

要是爬到华山之巅,确实会感到自我心胸为之一阔,自己也觉得高大而雄伟了……山——像华山,不外是石崖顶上有苍松,远眺是一马平川的秦川,蜿蜒的河流,再有的是日出于东,月沉于西,就是这些无机和有机的形体,人们赋予多少言语啊!有的引为避世绝地,有的引为雄心考验,都各自在石崖上留下不同时代、不同感情的斧凿痕,好像把有限的生命附在一个永恒的伟大的自然身躯上,好让那些感情凝固成石崖一样,于是古往今来,都贯穿着新的旧的各种管子布置在山巅似的。人们从山下穿过千尺幢、百尺峡、上天梯、苍龙岭,而上仰天池,嗬!真是感到雄伟了,好像自我和人们都借华山之高而高了,我们如同群峰和松林般的挺拔无畏。

—石鲁

我们在西北久了,对黄土高原的风物人情印象要深刻些。像华山,它是那么浑厚雄伟;陕北也另有风味,像洪水刚刚冲刷了的大地。看惯绿洲景观的人,会觉得它太干枯了,但它有它的美。大自然给我们许多启发,古人如荆浩、关仝,也找到了雄浑的特色。我们觉得要重视生活,还要重视传统,而首先要生活。知道古人如何在生活中取法,会给我们取法以启发。华山没有变,看华山的人变了,感觉不同了,表现方法也会不一样。过去的人画华山,成为出世的东西。今人画华山,觉其雄伟,有永垂宇宙之感。遇到这种情况,生活给我们提出了新问题,我们就会感到传统画法有些无能为力,需要创造新的方法。当然也可以用古人的方法画华山,但不能表现自己的感受。因此,对待传统要活用。比如表现陕北黄土高原,古人的皴法没有合适的,这就要研究皴法的来源,在自然中寻找新的皴法,以自然的结构特点来提炼。

—石鲁

※653

石鲁(1919-1982)华岳之雄

纸本立轴1972年作

款识:华岳之雄也,伟乎其然哉。壬子冬,石鲁写于长安,为识者赏。
钤印:石鲁
备注:香港苏富比2000年春拍,lot156。
SHI LULANDSCAPE
Hanging scroll, paper1972
178×95.5 cm70×37 1/2 in约15.3平尺
RMB: 4,000,000-6,000,000

<友情连结> 手机版 金百利菲律宾真人 金百利国际娱乐 线上ag真人娱乐